科大讯飞:“财政付费模式”能养出AI巨头吗?

科大讯飞:“财政付费模式”能养出AI巨头吗?
文/理逻 张艺琼(实习生)
  随着人工智能战略进入规模深耕期,科大讯飞的AI+教育战略开始不断吸引资本市场的关注。
  数据显示,2020年前三季度,科大讯飞实现营业收入72.84亿元,同比增长10.82%;归母净利润5.54亿元,同比增长48.36%,前三季度教育教学行业收入同比增长50.55%。其中,Q3季度单季营收、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达到25.16%与60.79%。
  对此国海证券认为,从算力、算法、数据三个角度看,科大讯飞AI已经拥有大规模商业化基础,因此看好公司技术领先性以及公司在教育等行业场景的竞争优势;随着教育行业应用放量,科大讯飞C端运营逻辑逐步兑现。
  而中信证券认为,伴随着各地政府财政预算不断恢复,以智慧教育为代表的教育信息化投入将持续提升,未来政府有望通过顶层设计的模式集中投资,科大讯飞有望受益。
  以2019年下旬科大讯飞发布的两个重大项目中标公告为例,青岛西海岸新区“因材施教”人工智能+教育创新应用示范区项目与蚌埠市智慧学校建设项目,均为政府采购项目。
  那么,靠吃“财政饭”的科大讯飞,能否成长为AI领域的领军企业?
  首先,通过教育局与政府出资的方式进入K12赛道,相比竞争对手大规模“烧钱”模式,确实不失为一个“讨巧”的途径。
  华创证券认为,科大讯飞进入区域内重点学校并实施教学信息化改造,几乎没有可以对标的竞争对手。这意味着科大讯飞能够凭借独特2B业务优势快速覆盖更多的省份与区域,同时深入教学活动获得学生学习全过程数据,提升AI训练效果精度,从而精确了解目标客户学生的学习情况。
  随着行业竞争加剧,广告竞价之下获客成本持续飙升,行业销售费用率攀升。然而对比其他行业竞争者,科大讯飞能够通过学校教学流程作为切入点,直接触及学生以及家长,实现B端和C端同步,从而省去了诸如广告、短视频App私域流量投放等费用,拥有巨大的竞争优势。例如,新东方2019年销售费用49.9%,获客成本210元/人,跟谁学销售费用49.2%,获客成本为476元/人,而科大讯飞整体业务的销售费用率仅为17.66%,远低于新东方与跟谁学。
  对比科大讯飞,其他行业竞争者因为无法拥有类似的数据采集渠道,难以获得相当数量级、同等时间长度以及质量的数据,因为在产品效果的提升方面相对劣势状态。例如,猿辅导无法获得学生校内上课数据,因此在精准教学推送之前需要额外进行“模型训练”阶段。据华创证券,这意味着猿辅导初步的用户画像精度不够,即仅了解学生“自己知道不会”的内容,却可能无法完全覆盖学生“自己不知道自己做错”的内容。
  不过,根据科大讯飞智慧教育产品体系中的“2B+2C”双模式,ToB产品主要为智慧课堂、智慧校园以及区域教育云平台,而ToC产品主要包含个性化教学方案的智学网、讯飞智能学习机等,最终需要2C端的持续盈利以实现商业模式的闭环。
  然而,在政策规范之下,校内APP自身面临收费较为困难的局面,而仅靠“财政付费”模式,公司很难迎来长期有质量的利润增长。2019年9月,教育部要求学校统一使用的教育App不得向学生及家长收取任何费用、不得植入商业广告和游戏。这意味着科大讯飞以政府采购为主的2B渠道无法实现快速变现。
 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,由于家长需求与智慧教学目的存在差异,通过2B端动员家长进行付费的可能性较小,预计未来商业模式仍然以政府采购为主,家长增值服务为辅。目前,科大讯飞正通过2C端直接向学生或者家长出售讯飞学习机(硬件)以及个性化学习手册(线下纸质印刷制品)等增值服务,实现智慧教育变现,不过变现困难重重。
  一位机构投资者表示,科大讯飞的起点较竞争对手更高,但若不善加利用这些资源禀赋,最终仍将在竞争中败下阵来。“相比新东方在线等‘烧钱买流量’的竞争对手,科大讯飞拥有天然优势,不过从以往历史来看,依赖政府订单的企业往往自身管理与产品迭代能力较差,最终反而失去市场份额。因此,‘吃财政饭’对科大讯飞而言,是一把双刃剑”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戚琦琦